上海:為少先隊員上好“民主第一課”

上海:為少先隊員上好“民主第一課”
2019年05月24日 07:47 中國青年報

少先隊代表大會的小代表如何選舉?什么樣的人有資格做少代會代表?成績好是不是唯一標準?小代表需要具備哪些特質?小代表如何為身邊的同學代言……

  籌備中的上海市第八次少代會如今成為上海各大中小學校最熱門的一個話題。從中隊到學校,每名隊員,甚至包括校領導代表、家長代表、教師代表都參與了進來。記者了解到,本次少代會共選舉產生1418名少先隊代表,截至5月17日,共收到1641份提案,附議人數近1.56萬余人,提案微信集贊總數超過10萬。

  “對少先隊員而言,這不只是一次會議而已,而是他們所能感受到的第一堂民主課。”團上海市委少先隊工作部部長何婷婷說,少代會的重要意義在于它的籌備過程能讓每一名少先隊員感受到“民主就在身邊”。

  成績好就能當選?

  每名少代會代表都應當是選舉出來的——這個常識如今在上海的少先隊員中已經成為人人都知道并遵守的自覺意識。

  “選舉”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這意味著,并不是常規意義上所認為的“成績拔尖、埋頭苦讀”型隊員就一定能當選成為少代會代表。“我們認為,小代表最主要的特質不是學習成績好,而是有責任感、有擔當。”何婷婷說,按照少代會的選舉方案,上海每所中小學校少先隊只能選舉一名隊員擔任少代會代表,一校一代表,這使得幾乎所有學校的選舉都經過了兩到三輪的選拔過程。

  以上海市浦東新區周浦二小為例,學校先在三、四、五年級每個中隊海選出兩名代表,再把所有中隊代表放到學校的大平臺上PK。每名候選人都要上臺進行演講、自我介紹,表達自己的觀點和主見。

  而臺下坐著的,是各個班中隊隨機抽取出來的普通隊員代表、家委會代表、校領導代表和中隊輔導員、學科帶頭老師等。每名評委都能為自己支持的候選人投上1票,當場唱票,完成選舉。

  最終,這所學校選出的少代會代表倪澳玥,既不是大隊長,也不是大隊委員、中隊長、中隊委員,而是一名普通的少先隊員。學校少先隊輔導員胡同樂告訴記者,這個五年級女生最大的特點就是“勇于擔當、樂于助人”,她四年級時放棄了一切少先隊職務,給其他優秀同學更多機會,她還帶領隊員們參加鎮里的愛心義賣活動,給貧困老人送去過冬棉被,“成績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在中隊中有號召力、有人格魅力”。

  上海市寶山區實驗小學選舉產生的少代會代表支逸林,也在學校里以“敢于擔當”出名。“不管是什么原因,犯了錯誤,她一定是第一個站出來先承認自己失職,再分析原因、找出解決方案的那個人。”學校少先隊輔導員張敏說,學校少代會代表的選舉堅決守住了“不允許老師推薦候選人”的底線,每個中隊的每名學生,無論成績高低,只要有一顆為隊員群體代言的心,都可以站上講臺自薦成為候選人。

  一份提案背后是數百名少年的“痛點”

  每名當選的小代表都要提交1份少代會提案。一份提案的背后,往往是成百上千名少年,甚至他們家長的“痛點”。

  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閔行薔薇小學晶城校區的小代表章楚依提交的《有關加強家長微信朋友圈健康“曬娃”家庭教育建議》在少代會前夕引發上海小學家長的關注。提案指出,一些家長不加節制地“花式曬娃”,無形中或將壓力轉嫁給了孩子。

  章楚依在自己學校的少先隊活動課上向隊員們發放了調查問卷,結果顯示,近八成隊員的父母曾經將孩子曬在微信朋友圈中。這些隊員中,有六成人認為家長這樣做應該首先得征得自己同意;有七成隊員表示,自己受到了別人家長朋友圈“曬娃”的消極影響,因為父母看了“別人家孩子”的優秀表現,對自己種種表現橫加指責,總表示出各種不滿。

  她在提案中建議,家長微信朋友圈“健康曬娃”。“家長可以對孩子自身縱向發展做出一定科學客觀評價,仔細觀察記錄,有助健康成長。”她建議學校也應重視少年兒童的心理健康,重點指導家長如何科學使用微信朋友圈,適度健康曬娃,和諧親子關系。

  周浦二小的小代表倪澳玥發現,同學們每天中飯都會扔掉很多不愛吃的綠色蔬菜,她在五年級的13個中隊開展問卷調查后發現,有八成同學最喜歡“肉類”,沒有一個同學“基本不吃”零食,有82.4%的同學“偶爾吃”零食,有17.6%的人“經常吃”零食。因此,她提出了《重視小學生的“食育”工作》的提案。

  記者注意到,少先隊員們的提案在少代會正式開始前已經受到了社會相關部門的關注。比如,上海市文明辦的工作人員看到有關青少年參與城市微更新的提案后,主動提出未來邀請少先隊員一起參與城市微更新;喜馬拉雅FM的工作人員看到小代表提出“缺少適合小朋友的歌曲”后,提出舉辦少兒歌曲大賽;光明牛奶集團注意到小代表提出的“食品包裝袋應提示垃圾分類門類”的提案后,表示未來會在旗下食品包裝袋上嘗試提示其所屬垃圾分類情況。

  在上海市閔行區,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還邀請少先隊小代表們一起參加調研、一起辦公,協商如何把青少年相關提案上交到上海市區兩級的兩會上。

  民主集中制從少代會開始

  少代會的一項重要任務是,選舉產生第八屆紅領巾理事會理事。小代表們要從75名理事候選人中差額選舉產生67名紅領巾理事。這給大會組委會提出了新的挑戰,如何讓1418名小代表認識候選人,并對候選人情況有直觀的認識?

  一款“相約少代會”微信小程序被開發了出來。通過這款小程序,所有代表都能看到每一名候選人的簡歷、個人簡介、視頻等基本資料。5月中旬,在華東師范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體育館內,一場盛大的少代會“游園會”拉開序幕。

  75名紅理會理事候選人在體育館里擺起了“地攤”,有人把自己設計的小汽車帶到了地攤上展示,有人在攤位上掛滿了自己的書畫作品,有人穿著擊劍套裝現場演示動作,還有的人直接在攤位前跳起了民族舞。

  這是候選人們第一次與小代表面對面交流。“你除了會跳舞,還有什么其他特別的優點?”“你當選紅理會理事后,會為我們做些什么事?”一連串的問題從小代表們的口中往外冒,有時他們能把候選人問得面紅耳赤。

  上海外國大學附屬外國語小學的候選人童時杰帶來了自己的小發明“溫室傳感器”。“有些倉庫內的化學物品如果使用普通傳感器的話,會引起事故。我發明的這款傳感器只需要電力,不受其他因素影響就能使用。”現場,他熟練地向小代表們展示傳感器的各種程序操作。

  來自平和實驗學校的候選人張芯瑜在沒有展示任何才藝的情況下,獲得了面對面環節的最高票。“我感覺紅理會理事應該多展示自己能為同學們做些什么,而不是自己有多少才藝。”張芯瑜在展示現場,帶去了自我介紹的PPT,帶去了自己從小學一年級至今獲得的兩本共60多張獲獎證書。她向大家介紹了自己從一年級就結對認識的安徽同齡女生。每一年,這個女生都要利用假期來上海與她一起共度幾天美好時光。

  “我為我們全校的少先隊員代言,我希望紅理會理事也是能為全市少先隊員代言的人。”一名小代表說。

  上海市少工委主任、上海市少先隊總輔導員趙國強說,少代會是少先隊組織實施民主集中制的集中體現,是少先隊員行使民主權力的重要保證,也是培養隊員主人翁意識與能力的重要形式。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